本该“不识愁滋味”的少年却被抑郁症困扰,请学会倾听他们的“求救信号”
日期:2020-06-03  作者:徐中收  发布人:jjxbgs  浏览量:129 出处:教师进修学校

  相关研究表明,目前世界范围内,约有2.8%的13岁以下儿童,及5.6%的13-18岁青少年受到抑郁影响。根据《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近年来青少年抑郁症呈现患病率上升且发病年龄下降的趋势。受疫情的影响,青少年的心理状态更需要关注。浙江省心理健康教育特级教师徐中收就如何应对青少年抑郁症进行了专业探讨,让我们认真倾听孩子们的“求救信号”。

  凌晨,一盏昏暗的小台灯,一个女生瘦弱的身影,一张泪迹斑斑的脸孔,爬满几十条刀疤的胳膊……女生咬咬牙,颇为费力地在一张作业纸上写下:亲爱的妈妈,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你的女儿已经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了……

  青少年为何受抑郁困扰,并走上自杀的绝路?

  美国心理学家塞利格曼1967年曾用狗作了一项经典实验,起初他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给以难受的电击;狗关在笼子里逃避不了电击,多次实验后,蜂音器一响,在给电击前,先把笼门打开,此时狗不但不逃而是不等电击出现就先倒地开始呻吟和颤抖。

  这种通过学习形成的一种对现实的无望和无可奈何的行为、心理状态被称为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

  在对人类的观察实验中,心理学家也得到了与习得性无助类似的结果。

  上学后,一部分学生曾经努力过,也曾经洒过汗水,但无论怎么努力,仍然常常失败,很少甚至没有体验到成功的欢乐。一次次的失败,促使他们对此做出了不正确的归因。认为自己天生愚笨,能力不强,智力低下,不是学习的材料,因而主动地放弃了努力,举起了白旗;也有另一部分学生同样努力过,也曾经取得过自认为可以的成绩,但是往往不如他人,因而很少得到班主任和其他老师的表扬,长期被忽视,便逐渐丧失了自尊心,变得破罐子破摔起来。这便形成了“习得性无助”的学生群体。

  无助感与失去自尊感均是“习”得的,不是天生的,是经过无数次的重复、无数次的打击以后慢慢养成的一种消极心理现象。在厌学群体中,此类学生占了很大的比重。

  而习得性无助则可能导致以下后果:

  抑郁:长期情绪低落

  习得性无助学生会长期情绪消沉,打不起精神,闷闷不乐,郁郁寡欢,莫名哭泣到悲痛欲绝,甚至悲观厌世。

  自伤:用工具伤害自己

  为了摆脱抑郁所带来的无感觉,以身体的痛觉唤起自己还活着的感觉,习得性无助学生通常会用刀具等割腕。当看见血流出来时,习得性无助学生会产生释放感和舒服感。割腕之类的自伤行为是习得性无助学生的一种求助讯息,其目的是希望引起他人的关注、理解、重视和呵护。

  自杀:用极端方式结束痛苦

  自杀是中小学生的思路结果,是不断累积所产生的单行道,目的是逃离绝路、逃离痛苦,对学生而言,他的脑子里真的只剩“死”这条路了。其实,对学生来说,自杀是结束痛苦的极端方式,其目的不是想终结生命。

  要帮助处于“习得性无助”的中小学生,教师要“懂人”——真正理解学生的沮丧和莫名的痛苦,真正关心学生解决痛苦的方法,也就是说,教师不能“看不见”学生解决痛苦路径的尾端,也就是“想自杀的种种思绪”。毕竟,那些感觉对学生而言确实是真实的,就好比过去累积了太多沮丧与无助的情绪,又在最近加了一根刚好超过容量的“稻草”,于是“引爆”了不幸事件。

  教师必须将“习得性无助→抑郁→自伤→自杀”视为当事人的“既定事实”,做出恰如其分的“拯救”性行为。

  1. 接受“死亡情绪”

  教师要接纳并允许学生释放情绪,把学生说的“死”视为“痛苦情绪”的代言。面对学生的“痛苦情绪”,教师说“没什么,这些痛苦迟早都会过去的”“你要坚强,要从痛苦中站立起来”之类的“安慰”是空话,根本起不到助人的作用。

  2. 真诚与之对话

  教师要换位思考,想学生所想,感同身受,真诚询问学生“最近是不是感到不快乐”“会不会想一觉睡去就不要起来”,甚至也可直接问“有没有自杀的想法”,并且作出理解性回应——“面对这些,我也很难受”,然后作出启发性整理——“你很坚强,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你已经做出了好大的努力了,我很佩服你。”如此,学生才有机会听进“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打破“死路一条”的单一性思维,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3. 厘清情绪困扰

  在绝路中的人常以“概括性的话”形容自己,认为都是自己的错,让人接不上话。如果学生说:“我就很笨”“抗压力差”“大家都讨厌我”之类的话,教师可以选择“不回应”这些话;也可以回应,“我不认为你是这样的人,是什么事让你这样觉得呢”,让学生呈现出“所经历的细节”与“情绪认知的过程”。况且,本来事情就不会是单一理由所定局。

  要压垮一个人,累积的挫败可能是1+1+1+1……不断重复直到压扁他,或者是重大失落突然降临、出现剧烈的改变等,压垮数值一次就+100,因此可依循这2个方向来理解学生。

  4. 评估高危风险

  从观察比较开始,如果学生跟平常不一样了、好长一阵子呈现低能量,不说不笑,常说悲观与离世话语、高频率的呈现身心症状(如失眠、无理由缺旷课、过度焦虑等),教师就要认认真真做高危评估。

  逼近绝路的学生很少求助,其一,学生因为整天应付自己的抑郁已经自顾不暇;其二,我们的文化,要我们习惯“不去麻烦别人”,自己不能处理的事,怎好意思再增加别人困扰?最后干脆把自己封闭起来。所以,教师一旦发现学生有自杀的倾向,就要主动关怀,让学生知道有人关心他,即使很麻烦也会援手帮助他。

  5. 转介给专业人员

  教师要引导学生接受转介以得到进一步的帮助。由于自杀的想法通常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消除,因此劝导学生进一步接受专业人员的帮助,将能有效减缓自杀冲动。通常可把个案带至医院精神科就诊,或接受心理卫生中心和心理咨询机构的咨询。有针对性的心理咨询能使他们的情绪趋向平稳,降低自杀风险。

  本文原载《浙江教育报》2020年6月2日